Fascination turned to Love

周三下午做间质瘤手术,我和两个叔叔还有姐夫送他进手术室后准备下楼,进电梯我的眼泪就掉出来了,到楼下看到妈妈在电梯外浑浑噩噩的朝我们走过来,我一把把她抱住往外走,她哭着说要上去你别拦我你爸爸离不开我的他会叫我的。她终于崩不住了。从知道爸爸时间不长之后,她就一直忍着,和毫不知情的爸爸说笑昼夜不分的照顾他,应付来探望爸爸的亲朋好友,食不下咽,怀着那么一丁点还有得救的希望瞒着所有人,直到确定没有办法之后才告诉了姐姐姐夫。我抱着她,把她的头按在我的肩膀上,往外推,一直退到一楼大门旁边的墙边,边哭边对她说:“你哭吧,趁爸爸进手术室还有一会你哭吧。你忍得太辛苦了。”她抱着我抱着我哭了会,又还惦记着一大帮子亲戚朋友说还要安排他们吃饭。爸爸的朋友们已经都自己安排好了,都知道这个时候的妈妈很难受,就说已经去吃了不用管他们。我和姐姐还有王阿姨凶着妈妈去吃饭,她吃了两碗饭喝了一碗汤,因为我们和她说如果她吃不下去身体垮了谁来照顾爸爸。奶奶吃饭的时候也吃不下去,劝了一会没劝动我就低声吼她:“大家都在好好吃饭你别扫兴,你是想我爸还躺病床上你又病倒了所有人围着你去转了爸爸怎么办?饭没心情吃是一回事,但现在不管吃不吃得下,每顿饭都必须要吃!”吃完饭就去等着了,我坐在旁边空病床上看着爸爸的病床发呆,爷爷奶奶去了手术室呆了一会就回到病房了。过了一会我跑到手术室那边,和两个叔叔还有姐夫坐在一起等着爸爸出来,四个人都很沉默不说话。我受不了又想哭就拿出手机看我是大哥大,但是看不下去,我又收起了手机,然后手术室的门就打开了,二叔跳起来跑到门口看到是爸爸,我赶忙按了电梯,爸爸那会是醒着的,我就给妈妈打了电话。护士说要把爸爸的头用衣服盖着,三叔拿外套给爸爸把头盖好了。出手术大楼的时候电话接通了,我怕爸爸听到就跑到病房一楼装作去按电梯跟妈妈说爸爸是醒着的,叫他们忍住了不准哭。去病房坐电梯位置不够,他们上去了,我没进得去。那会觉得等不了就一口气爬到八楼,到的时候他们电梯门刚开,赶上了。喉咙痛的快喘不过气。病房里叔叔们和姐夫把爸爸抬到床上,一阵兵荒马乱之后慢慢收拾妥当。爸爸说刀口疼,让妈妈给他戴个耳机放歌听,过了好一会儿又说想抽烟,但是又不能抽,就叫我们给他一根烟含在嘴里过过瘾。晚上回去的时候妈妈悄悄跟我说一定要好好安慰爷爷奶奶,逗他们开心。但是开心真的是很困难的事。虽然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阴郁沉闷我一直在找段子找沙雕图看,但是真的太难了。

爷爷奶奶是重组家庭,奶奶年轻的时候失去了丈夫,爸爸三兄弟失去了父亲,爷爷奶奶结婚后他们三兄弟也是把爷爷当父亲去看去对待的。后来在我还小的时候,爷爷的儿子自杀了。妈妈也是小的时候没了父亲。现在,他们又要承受一次。周三看到爷爷的第一眼,他的眼睛都是红的,眼眶里都是眼泪,他不敢在病房呆着,只在外面走廊不停的来回走,我过去挽着他的胳膊,他红着眼对我笑了一下,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小雨啊,我们都要面对。”我刷的眼泪就下来了,憋都憋不住。我们都要面对,但也很难接受。

评论